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违建现象全国蔓延空中钉子户为何疯长难除

2018-11-30 20:49:24

违建现象全国蔓延 “空中钉子户”为何疯长难除

8月19日上午,北京备受关注的人济山庄“楼顶别墅”开始拆除阳光房,预计几天内将拆完,而楼下已经开始搭建的脚手架防护栏工程也已过半。图为工人正在拆除玻璃房。中新 金硕 摄

北京“牛违建”曝光之后,高耸城市上空的各式违章建筑频频见诸报端。千姿百态的空中楼阁引来公众围观惊叹之际,“空中钉子户”为何在全国范围内疯长难除,值得反思。

越拆越多:“空中钉子户”为何屹立不倒

8月15日开始,备受关注的北京人济山庄“空中违建”进入拆除阶段。随着这座存在了6年之久的空中楼阁被拆,楼顶违建再次成为社会关注和热议的话题。

独踞26层高楼楼顶,面积约1000平方米,葡萄架、假山俱全……这座北京城区的空中违建,因其规模之大存在之久而被友称为“牛违建”,其业主张必清也一时成为“坊间名人”。但自这个空中楼阁被媒体曝光之后,从北京到全国,一时间,一座座更高、更大、“更牛”的违建案例集中见诸报端。

在苏州,矗立于市区的三香大厦楼顶上有一座“苏州园林”式别墅建筑,市民举报6年无果,堪称“苏州牛违建”;在深圳,南山区一处千万元级的楼顶豪宅也被曝出建有“空中庙宇”,住户常做法事,香灰不断;在湖南衡阳,近2万平方米的家居广场楼顶,更有25栋别墅整齐地排列着,极为壮观。此外,上海、武汉、洛阳等多个城市也先后曝出姿态各异的违建案例。

在北京市民还在驻足仰望人济山庄“牛违建”时,该小区居民就再度反映,小区其他几栋楼楼顶也有加盖的违章房屋,“只不过没张必清盖得这么显眼。”对此,北京城管方面已表示,已经开始对居民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取证,以确认违建的具体情况。

随着越来越多的空中违建被曝光,民众对于违建的举报量也“爆棚”。以北京为例,据北京市城管执法局指挥中心统计,从8月12日至8月18日,一周内违法建设举报同比上升62%。

违建高耸头顶多年,为什么迟迟没有拆除?有千百种手段野蛮强拆合规合法的住宅,怎么就没有一个办法强拆违规违法的建筑?拆违为何总是媒体先行,违建监管到底由谁担当……

络上,民众对于全国范围内扩散的“违建”质疑不断,面对舆论压力,一些地方政府开启紧急整顿、部署拆违,舆论也开始反思,一处处“空中钉子户”屹立不倒的症结到底何在?

违建易、拆违难症结何在?拆违也存“九龙治水”

在媒体曝光的各地违建案例中,一方面,诸如“违建存在数年之久”、“居民举报多年未果”的现象让公众质疑相关部门不作为;另一方面,“城管查处屡遭闭门羹”,“业主无视拆违令”,“违建拆除后偷偷复建”之类的现象又反映出“违建易、拆违难”的执法尴尬。

对于违建泛滥的探究中,违法不究、执法不严、处罚较轻一直被认为是违建多发的原因之一。在人济山庄楼顶违建拆除中,北京城管部门称,因业主已经开始自拆,即使15天拆不完,也不会再进入强拆程序,同时也不会罚款。这一说法就民众抱怨“处罚太轻”。

从法律层面来说,“违建”是指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行为。对于违建的相关处罚可以参照的是2008年开始施行的城乡规划法,但是,在该法第六十四条对于三种违建情况的处罚措施中,其中处罚力度的也不过是“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支振锋在接受中新采访时表示,一方面执法存不严,一方面处罚又较轻,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违建现象屡禁不止,甚至出现拆除后复建的现象。

消毒剂
防爆加湿机
电动闸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