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IT經理世界視頻產業鏈地圖

2019-05-02 07:52:14 | 来源: 军事

鏈條是健全的,但鏈條之間其實是斷裂的。每個人都雄心勃勃,但沒有人會感到勝券在握。

内容商:也该内容为王了吧

中博传媒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陈伟明正策划在10月中下旬弄一个声势浩大的活动。为此他正极力约请好莱坞大师级导演斯皮尔伯格与大牌明星布鲁斯南前来为他助阵。借助明星人物的影响力,陈伟明打算把他新提出的“电影”概念地在中国市场落地生根。

从去年7月开始,主业为影视投资与发行的中博传媒一直在新媒体内容制作领域大施拳脚,开始用 福特汽车赞助的500万元拍摄了8部3分钟的短片,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现在,中博传媒手中掌握的由自己投资拍摄或从国外购买版权的视频短片(从3分钟到20分钟不等)共有400多部。

“我现在手里的片子还没有构成规模,如果我掌握了几千个甚至上万个由专业制作团队制作的视频短片,体裁类型包括动作、恐怖、情色、 幽默等等,我就能成为中国的新媒体内容提供商。”陈伟明如是说。

今天,他已经将这400多部短片提供给了互联门户新浪、移动运营商中国联通、楼宇电视分众传媒、列车电视广源传媒等,只不过由于目前渠道还过于强势,他卖的价钱相应还很低,有些甚至都不要钱,而采用的是与这些渠道商广告分成的模式。

与中博传媒的文娱化视频制作不同,另外一家内容制作商——电视节目制作公司光线传媒则把自己定位在了资讯视频制作商之上。光线传媒提供的视频内容是具有性的视频节目,不像中博提供的“故事性短片”而是娱乐视频。同时,光线传媒还为自己电视节目的广告客户提供定制的广告短片。例如,它们为阿迪达斯拍摄视频广告,这种由专业内容制作商制作的广告也可以作为视频内容在互联上流传,这种方式让光线传媒在互联渠道里也取得了一些收入。

而在自建互联分发渠道的设想上,光线传媒要比只专注做内容的中博更大胆一些:“在互联上,我们正在改造我们的技术,把它做成是B2B的视频内容分发平台。”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要把自己制作的资讯类娱乐视频,用自己建立的互联分发平台卖给门户站,做B2B的生意。有点像视频内容的阿里巴巴,针对的客户是互联视频的分发渠道。

与此同时,传统视频内容制作的主体——电视台也小心翼翼地进行着在互联上的尝试。像CCTV这样的传统大内容提供商,基本上是靠寻觅互联技术合作伙伴共同来打造一个互联平台,把自己库存的节目内容放在络上进行二次销售,即使现在不能带来现金流也无所谓,少算是增大了收视率。

上海文广在这方面的举措显得为激进。今年世界杯期间,上海文广从FIFA手中购买了互联与无线视频的版权,然后通过卖二次版权或与互联公司广告分成的方式与搜狐、新传、万众传媒、UUsee等进行了合作。在这个过程中,上海文广成了一个互联视频内容的转包商,靠获取的稀缺内容资源既做了在新媒体上的实验,又不至于赔本。

在这些传统的内容提供商以外,还有一个内容制作群体在Web2.0的“草根+互动”浪潮下诞生,这就是目前还属于是小作坊式的内容制作工作室,这个群体掀起的创作热浪,可以算得上是“互联时代的新浪潮流派了”。

比如以“恶弄”起家的胡戈,他制作的视频短片与传统内容制作公司生产出的内容大相径庭,但在互联上却受到了一定数量群体的追捧,拥有自己的“粉丝”。不过这类内容制作作坊如果形成范围并尝试商业化,首先就必须要遭到传统内容监管部门的招安,否则他们只能去寻找在现今受到资本特别关照的视频分发渠道商如六间房、等作为自己的靠山。

内容商在版权方面比其他的文字音频提供商采取更保守的策略,一般倾向于“现款现货”的交易方式,并且他们也不信任互联渠道的能力,所以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他们想往渠道方面进行延伸,以内容及版权的优势控制住渠道,甚至建立起自己的渠道平台。“只是现在资本更看好渠道而不重视内容。”中博的CEO陈伟明无奈地说。

电视台:CCTV、上海文广等

电视电影制作商:光线传媒、中博传媒等

内容作坊:胡戈工作室等

技术商:我拿技术换内容

从今年春节和CCTV合作直播络春节晚会,一直到世界杯拿到上海文广代理的无线视频版权,北京悠视互动科技有限公司(UUSee)的动静一直闹得很大。这家在P2P技术上见长的公司,采取的就是以技术换内容的方式来涉足视频分发平台的建造。

现在在UUSee站上呈现的内容主要还是以电视台的有版权的节目为主。“把电视台的节目嫁接在P2P的技术平台上效率是比较高的,大大降低了传输成本。”UUSee的创始人兼总裁李竹说。这种在互联上下降传输成本的办法,让电视台更有兴趣挖掘库存的内容,以便今后能在互联上进行二次销售。

视频搜索引擎提供商OpenV也是电视内容络化的主要推动者。目前中国的电视台制作的节目都在向数字转化,一些多年前的库存节目也在数字化转换之列。OpenV具有的技术可以实现这种功能,并且还能够按帧抽取的方式便捷地搜索。“这给电视台制作节目的方式带来了非常大的革新。”OpenV的市场与战略合作总监张隽说。“打个比方,CCTV的《艺术人生》每期开头都会做一个回顾前几期的短片,这些以往的镜头组合原来要从资料带里一个一个翻找出来进行,而现在用我们的搜索引擎便马上能实现。”

不过OpenV已不满足于企业级搜索,他们想进入中国1亿多互联用户的个人市场。它一样采取了以技术换内容的迂回方式。先将视频搜索技术以核扩散的方式向各个电视台输送,以此取得电视台节目的授权,将之放入自己的数据库,然后再以视频搜索技术像Google或百度一样形成视频互联时代寻找信息的入口,使采取视频搜索服务的用户在OpenV自己的站上浏览视频内容。

在视频产业刚刚冒头的时候,搜索引擎就已在其中卡位,并且把自己定位在了互联音视频的“遥控器”上,想找哪个就能找到哪个,一样是想在往后成为一个以技术做支持的新媒体。这从OpenV公司中文名就能看出他们的野心,他们的公司名为“北京赛金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其中的“传媒”二字颇为抢眼。

“有强大技术内核的公司,会剥夺掉其他平台的资源。这已得到了证明。当年百度、搜狗等推出MP3搜索服务的时候,像ChinaMP3这样的音乐资源站立马就变成了络硬盘。”从搜狗出来的张隽对OpenV未来在视频搜索上的野心并不避讳。互联视频会否走MP3的老路?已经和很多电视台打过交道的张隽说:“电视电影这样的内容提供商在版权上都采取的是保守的策略。”但是,攻破这个堡垒,现在的办法就是以技术换内容。

除了P2P技术和视频搜索技术可以换取内容之外,视频压缩技术也能换来电视台的合作,互联天下科技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就是采取这种方式。他们的优势在于采用了自主研发的编解码技术 RIVC/RIAC,比MPEG-4性能提高约300%,更合适在互联低带宽下实现高清视频。互联天下董事长朱在国也希望能以这种技术优势仿效移动梦的模式,打造一个视讯梦,把各类内容商都聚在这个平台上,借助内容提供商的优势来为自己的平台增值。今年7月,CCTV的《赢在中国》就选择视讯梦为其提供远程视频连线,协助其进行全球范围的海选。

以技术换取内容的技术商们,无一例外都是想用这种迂回战术来建立起自己与用户直接接触的平台,成为一个向互联用户分发视频内容的渠道。“在中国,要想成为互联里的主流公司,就必须要做大众的生意。”他们今天都这么认为。

P2P技术:UUsee、Mysee、PPstream、PPlive、风行天下等

视频压缩技术:互联天下等

视频搜索技术:OpenV

渠道商:是焦点,也是痛点

尽管YouTube还没有赚钱,也没有成型的商业模式,但是它已经成为争相效仿的对象。在中国已经有了上百家类似YouTube模式的站,各自标榜着各种口号:中国的、中国的、娱乐的、整个世界都在看的视频分享平台。但是至今,也只有少数几家的视频分享站真正拿到了VC的钱,而且据悉每家对外宣布的融资金额都掺有水份。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更多的创业者投身到其中。再加上技术提供商也在向渠道平台进发,致使资本的关注度都集中在了这个节点上。一定程度上,今年的视频热也是由视频分享平台的热而起。

架构一个有规模的视频分发渠道是一个非常花钱并且专业的事情,在站的初期还要靠增加流量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打造品牌,虽然此类渠道在内容上采取了UGC的方式,可以节省一笔购买视频内容的开支,但是如果要增加流量和用户,就必须付出高昂的服务器与带宽成本,这也让大部分分发渠道不得不在站规模发展与节省本钱之间寻求平衡,要算好目前的资金是否能坚持到VC进来的那一天。但是VC只可能投此领域的前几名,所以在中国的视频分发渠道上的竞争极为惨烈。“这一轮的资本自然会清洗掉一大批中国类YouTube模式的站。”六间房的CEO刘岩说。目前已经拿到和有望拿到VC投资的有土豆、、六间房及影立驰等公司。

拿到投资的视频分发渠道商如若在一定期限内形不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还会面临更严酷的竞争,这便是来自资金实力更雄厚的门户站。千橡互动团体就在9月11日趁着这股视频热潮推出了UUme短视频分享中心,凭借千橡互动团体原本就已聚集的人气以及此前4800多万美元的融资,UUme很快就聚集起了数量可观的用户。“目前视频站已经培养了用户,我们只不过是依托我们的资源把一部分用户转移过来。”千橡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健说。

这有一些像新浪、搜狐在博客上采取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方式,先由创业公司去培养用户与市场,在时机成熟后,再利用强势的品牌进入这个领域。而现在,视频的盈利模式还不清晰,如果新浪、搜狐这样的上市公司要做类YouTube模式的服务,在服务器和带宽成本上就会增加,而收入与利润却得不到增长,这对上市公司的股票极为不利,所以在视频热度不减的现在,它们都采取了观望的态度。也难怪新浪的总陈彤在今年世界杯时说道:“新传这样的新型门户想靠拿一两个视频内容来翻盘,简直是不可能的。”

美国媒体报道,目前YouTube已作价15亿美元寻求买家,可能的竞购者有维亚康姆、迪斯尼、集团、AOL和eBay等巨头,YouTube公司的发言人称,他们更希望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企业。而这时,几乎所有的中国类YouTube的视频分发渠道都在担心:“YouTube都养不活自己,那我们该怎么办?而且,如果拥有中国多客户端的来插足视频的分发,那我们又该怎么办?”

传统门户:新浪、搜狐、

新型门户:新传、猫扑

视频分享平台:六间房、、土豆、青娱乐、UUme等

电信运营商:等待发力的跨平台渠道

视频业务对电信运营商来说,更具有战略上的意义。作为通道的固运营商正急迫地需要新业务空间来支持转型,在这种紧迫感之下,视频的业务对他们来说极富吸引力,不仅能够增加用户,而且还能用IPTV的方式进入广电的领域。

在互联上,电信运营商有着天然的优势:有用户,有自己的互联平台,了解自己的带宽状况,渠道优势明显,但是他们没法突破的是内容。9月22日,“2006中国无线与宽带产业年会暨3G运用峰会”召开,通宽带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高文龙在这次会议上也泛论了通涉足内容产业的决心。

“CNCMAX,宽带我世界”是通面对宽带客户的宽带内容品牌,从今年开始通开始下大力气经营这个产品。“这个产品叫宽带接入加内容集成再加服务。”高文龙说。为此,中国通集团在今年5月26日正式成立了通团体宽带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专门负责中国通团体内容与应用的经营。承当着三大主要任务:一、完善和建设宽带与无线应用平台,也就是建内容渠道;二、打造全部内容运用的产业链;3、内容集成。“通集团应当说是一个传统的电信运营商,到今天为止主业都是在进行的经营。但是为了实现转型,也为了拉动收入的进一步增长,就必须要在今年加大内容和运用方面的力度。”高文龙说。

从今年开始通尝试了几个大型的视频直播活动,像残疾人艺术团的直播、超女演唱会的直播、赵传演唱会直播。这些上直播,通实际上是为了探索一种商业模式,“希望能够形成‘小舞台、大络’这么一种经营模式。因为通作为运营商,它的资源优势就是具有接入条件,可以通过直播和接入的捆绑能够解快收费问题,同时也能够给用户提供新颖的视频服务。”据高文龙泄漏,直播超女演唱会在互联上卖出了56万张票,平均每张票6元钱。这显然比视频分享站们去拉广告的效率高多了。

通实际上就是要靠在互联上建立起的一个强势渠道去整合内容。这个强势的渠道不仅仅是基于PC的门户站,也考虑到将来大力发展的TV门户和3G门户,把在互联上探索的模式搬到电视和上。

“我过去一直弄3G,讨论3G业务本质上就是要说3G内容。作为一个固运营商来讲,如何准备3G内容?这是我们一直需要考虑的问题。一个基本思路是,要能够建造一个统一的内容服务平台,这个内容服务平台终能够实现跨运营。不但为互联用户提供内容服务,还要向我们的小灵通用户和未来的3G用户提供同样的服务。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融会业务,能够真正实现我们的捆绑优势。”高文龙认为宽带时代(互联与3G),杀伤力的内容还是来自于可互动的视频。

电信运营商在与之相关的任何产业链上都极具强势地位,所以一定程度上,有运营商积极参与的产业链条都会快速的成熟。不过,在视频产业链上,由于运营商对内容质量的要求更刻薄,相比之下,反而不如其他渠道商灵活。更何况,在IPTV和数字电视上,他们还要和广电进行艰难的博弈。

固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通

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

广告代理商:靠近买单者

在互联视频上,尽管商业模式还在摸索,但主流的观点还是以广告模式为主。互联的从业者乐观地认为:中国络广告一直在高速增长,去年的中国络广告市场规模为31.3亿元,占整个广告市场的3%不到,在国际上,这个平均数值是5%,所以络广告市场还会强劲增长。

做视频分发渠道的公司们更加乐观,他们认为互联还没在中国占主流地位的电视广告里获得分流。而分流传统电视广告的业务就落在了视频站的身上。

互动通公司的CEO郑斌就是持此观点的人。互动通是家做富媒体广告的公司,所谓富媒体,就是指区别于流媒体的多媒体播放方式。流媒体会大量占据带宽,容易造成画面停顿,而富媒体广告可以运用技术将需要高带宽的络广告文件在现有带宽下流畅地播放出来。互动通开发出的iCast产品,在中国富媒体广告上占到了80%的市场份额。

“因为技术使我成为了一个广告人。”郑斌说,把一个大容量的音视频广告以非常流畅清晰地展现在互联上,这种形式让一些500强企业很感兴趣,郑斌也就成了这些广告主的富媒体广告方案提供商。而郑斌原来具有的500强企业里的广告客户,又使做视频分发渠道的公司们垂涎,所以也纷纷请郑斌做自己公司的广告方案提供商,希望籍此解决一些现金流的问题。

谁更靠近广告客户,谁就能在这个产业链上拥有一定的地位。夸克就是以这样的逻辑诞生的。

夸克电影是一个集中电影视频的分发站,与UGC和以技术换内容形成的视频分发平台不同,夸克电影上的内容都是直接购买过来的,在电影视频中加入各种形式的贴片广告就是他们的盈利模式。对于一个原本没有任何互联经验的传统公司来讲,在互联上做出这样的投资决定确切有些疯狂,但是夸克自己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们的母公司是做电视广告代理的美铭团体。

美铭集团旗下的长安广告公司在1996年就成为了CCTV-6(电影频道)、凤凰卫视早的一批合作的广告代理商,一路顺风顺水地发展过来,自2003年起,五次为客户赢得中央电视台“标王”称号,连续被评为CCTV“十佳广告代理公司”。曾代理过的品牌有金正电子、恒基伟业、熊猫移动、金立通讯、成都骄子等。

正是在传统电视广告里的积累,使得他们有信心自己来建立一个互联视频的分发平台,因为他们自己觉得靠买单者近。不过,还要看广告主什么时候可以买互联的账了。

富媒体广告:iCast

广告代理商:夸克、点视传媒

新生儿癫痫治疗
贵州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
北京治疗脑瘫三甲医院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