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30年当代艺术权与钱专访中央美院人文学院

2018-11-30 18:20:01

30年当代艺术权与钱——专访中央美院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

尹吉男,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人文学院院长。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缘于对图像的敏感和新领域的研究,开始研究美术史,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攻读中国古代书画鉴定专业。是中国古代艺术研究者,也是当代艺术批评家。1988年,他以《复数性绘画的全新境界》进入当代艺术评论领域。20世纪90年代初,他借助 后新潮 、 新生代 、 近距离 等概念界定了一批生于1960年代的艺术家,开启了中国当代艺术史的 新生代专题 。 他是一个写作的学者,是一个喜欢思想,喜欢发现,喜欢解释新事物的人,他是 敏感而又冷静的艺评家 。从考古学转入文物鉴定专业,同时在当代艺术批评领域投入兴趣,这样的跨越使他的学术研究能不断地有所发现、颠覆、命名与定义,及时察觉中国艺术的新动向,并通过各种新鲜视角打通当代与古代的关联。 而在社交络上,他是一位活跃的 围脖编织者 ,时而深刻时而小清新时而自黑,并且 卖得一手好萌 。在他的个人微博页面上,随处可见粉丝们与他的亲密互动,在央美人文学院,尹吉男被学生们亲切地誉为 男神院长 。究竟作为一枚 男神院长 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从以下这篇访谈中,我们来静静感受一下。 1980年代没有 个人 比如张艺谋,他已经被深深地历史化了,从《活着》这种比较实在的国家叙事到后来比较空洞的古装片国家叙事,他逃不掉国家叙事。 :现在谈及中国当代艺术的萌芽,学界通常倾向于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初是借助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外壳,您认为是这样吗? 尹吉男:其实我们关注比较多的是现代主义。改革开放之后,西方市场观念进来了,西方文化也随之进来。对中国人来讲,我们看到了另外一种模式。 那时 文革 刚结束,苏联模式遭受空前质疑。西方现代模式进入视野,艺术界深受触动 我们是否可以摆脱集体主义宏大叙事,开始表达个人? 1980 年代没有 个人 。不论是作家、诗人、小说家还是画家,几乎找不到特别经典的个人创作。比如知青文学有集体性,右派文学有集体性,虽然创作者的个人风格开始凸显,但表现的还是集体。比如张艺谋、陈凯歌的电影,本质上仍然是民族国家叙事。包括刚刚去世的张贤亮,他的《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都是集体叙事。 1980 年代末,1990 年代初,马原、余华开始个人写作,王朔的小说中也开始出现个人。崔健的歌词,《一无所有》背后的情感诉求带有集体性质,但《花房姑娘》就有一种个人叙事,尽管很微弱。

巴劳木
柑橘品种
纸上烤肉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