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李自成的农民军为什么打不过清军

2018-10-12 23:59:36
李自成的农民军为什么打不过清军?

  假设你站在月球上来看1640年-1644年的东亚大陆,会有这样一幅画面:李自成通过开封、郏县之战迅速崛起,占据陕西后,风卷残云,扫荡整个北中国;而赢得松锦决战的大清,只在1643年9月才出兵攻占宁远周边的三座城池,它的版图并没有太大变化。

  也许,你会得出大清成为强弩之末,李自成是新兴强权、东亚大陆新主人的结论。但事实是。1644年4月底,农民军在山海关之战中惨败,之后潼关、太原防御战亦被清军大败,从此一蹶不振。

  这给后世留下了太多遗憾与传说,其中,吴三桂冲冠一怒、引狼入室,大顺政权自身腐化堕落被认为是农民军失败的原因,但问题是,撇开这些因素不谈,农民军也打不过清军。

  ● 农民军步兵不行,其优势是擅长奔袭的轻骑,往往利用明军后勤弱点一战而胜。

  ● 清军原已很p>

李自成麾下的农民军在碰到清军之前,基本上只和明朝官军交战,其实力亦是在双方战斗中成长起来的。

  农民军起于1627年陕北王二的民变①,当时并没有成为流寇,而以占城池图享受为目标,但这样很容易被官军聚而歼之。1630年-1632年,农民军在陕西中部县、山西辽州作战就被官军“共进力击”而败。

  鉴于此,农民军遂彻底改变“袭取城池—据守”模式,转为“袭取要地—劫掠”,并扩大骑兵比例,机动作战,攻官军所不备,取官军所急需,即曹操(罗汝才)所言“纵横天下”。在这一作战方针指挥下,农民军在渑池强渡黄河,1635年正月,又成功袭取凤阳(中都)。

  农民军这一阶段的作战特点不妨概括为:“高机动性、裹挟、劫掠、协同作战”。

  由于具备“高机动性”,农民军能在作战不利的条件下迅速退出战场,再迂回、转移到官军薄弱的地方,获取更多物资、人员。而“裹挟”之举,能让农民军壮大己方势力,起到震慑效果,即便不利,也可以将包袱丢给官军。官军作战途中,经常上报所收回的“良民”,实际就是农民军丢下的“包袱”。至于“劫掠”,则是增强部队战斗欲望的核心要素,可以吸纳更多人加入,并破坏官军的行军补给,高效的“劫掠”甚至能起到“兵来如篦,官来如剃②”的效果。

  而在农民军多头林立的情况下,相拥取暖是常态,这种战术能使看似脆弱的一支,在短时间集聚很多的作战人员,冲乱官军阵型。明季第一良将曹文诏即死于这种战术。不过这种战术也有两种弊端,一是没法阵地战,二是遇到协调性很强的统帅时会雪崩,高迎祥当年遇到孙传庭的那一场大败,就是吃了这个亏。

  总兵曹文诏战死、张全昌被俘之后,朝廷大为震动,意识到单个总兵统领部队作战已不合时宜,遂决定组建一定规模的兵团,很快,朝廷建立了两个大的作战系统,让总督、总理各领兵三万剿寇。这时明朝全国野战军也就40万,而剿寇兵力就占了12万。调整起到的效果很明显,1638年,农民军在官军的剿杀下进入低潮。

  左冲右突之下,1640年,李自成率军进入闹饥荒的河南,一呼百应,攻取河南府,开始了对开封的漫长围困,在这期间,又歼灭陕甘总督汪乔年部,击败督师丁启睿部。第三次开封围城战后,明军遂一改之前的战术,集结多军团一块儿作战,1642年5月,丁启睿、保定总督杨文岳偕总兵左良玉、虎大威、杨德政、方国安等率兵18万(号称40万)会师朱仙镇。李自成的形势大为不利:

  “十三日辛巳,左总兵及丁杨二督师领大军援汴,前锋至朱仙镇,贼遣三千骑往侦。十五日癸未,左总兵屯营朱仙镇。总兵率大军取土宼刘扁子等,连营四十里,号四十万,贼骑三千俱被擒斩。十六日甲申夜,闯贼踉跄移营,驰拒左兵。闯贼知侦探贼被杀,惧甚,尽丢营中器物而走。”然而,明军糟糕的后勤保障救了李自成一命,明军后勤线断裂之后,李自成趁左良玉移师就食(转移、退却)时攻击,明军大溃。建筑经济
旅游热评
银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